鹿城的雨

鹿城比小城大点而外,让人难以琢磨的就是雨了。鹿城的雨让人恐惧,似乎有点诺亚方舟里的七七四十九天大雨或者《百年孤独》里的下得四年不停地雨,雨停就死的传说,让人听到雨声就想到在乌黑的云层之山似乎有一只手在抛洒着雨瀑,是否有一只手在缉拿着迫害生命的元凶,总是无法寻找踪影。

雨滴滴在地面,水花溅起三尺,又掺和着雨线,消失在越来越大,越来越密的水花圈子中。车辆在路面走过,水花激起一丈余高,刺耳的鸣笛声一声高过一声,雨刮挥舞不停,就像人在恐惧中总是漫无思绪的思考和手舞足蹈。行人路过,脚起水起,有的在鞋里落下,有的在脚前落下,还有水花应和着直泻的雨滴。行人总是低抬脚轻行路,仿佛就像偎地而行,减少雨水的激荡。

或许临近五月,雨帘常挂天空,不足为奇。小时候,老人常说:“不怕初一下,就怕初二阴,初三下雨久不晴。”这因该就是对五月连连雨的描述。老人总是叮嘱着,看着瓦沟的流连的雨滴还在檐下牵挂着天空的雨滴,也就是所谓的雨等伴,小孩不能走远,一不小心就是一个落汤鸡……

鹿城比起小城,就是楼多车多人多,还有就是流过鹿城的那条所谓的江。雨中走近江边,看着褐红色的江水向前涌去,有时还发出激荡回旋的响声轰隆轰隆地响着,我想难道这就是江的呻吟。

低下头,我才看见江边的花开得正艳,也许开了很多天,我们没有看见。就在眼前,我们依然选择先看江水后看花,看着雨滴在花瓣里滚动,就像晶莹的泪滴流下,为何我们会先看远江,后看近花,江陋而花繁,江有声而花无言,我也无言,此生不该有言。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鹿城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