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随笔

人在夜幕来临的时候总是会莫名地感到惶恐不安,但若不找些什么宣泄出来就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所以,在此写下一些小随笔。没有目的,没有态度,只随心情。

关于文字

我一直相信文字有治愈人心灵的能力,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宁愿选择阅读。文字是水,可以温润地在你心田间流淌蔓延,可以冰冷至凝固,可以滚烫到沸腾。我看安妮宝贝的文章就一度看不下去,精致却恐怖,一种灰暗到疯狂的感觉在她的小说里蔓延开来, 直到翻书的手指被冻得焦灼。郭敬明说安妮宝贝的文字构筑起了一个水牢,他在阅读她的文字的时候就变成了在水牢底仰头的人。而我觉得她的文字是深蓝的冰水,唯美的深蓝色的冰块突兀着它的棱角,浸在与它一样深蓝的水里,沉沦其中的人嗅到了弥漫着深蓝色的水分子刺骨而清冽的味道,让很快乐的人都为之忧伤。

关于音乐

音乐一直就是我生命中无法割舍的元素。明媚的,忧伤的,跳跃的,沉稳的,一个个音符在人的内心雀跃,与你的心弦磨合。喜欢清冽的声音,如那些悲情的歌,歌者的声音像深蓝色的水晶落地时的清亮,落入蔚蓝的海里便能融合得没有踪迹,深沉得透出寒光的阴郁,是我喜欢悲歌的原因。明媚的歌则像清晨的尘埃,当你迎着暖光跳跃的时候的会看见金色的尘埃在你飞舞的发丝间舞动,甚至会在你的睫毛上发光,明媚温暖的痒会挠得你一整天都如窝在被窝一般暖心。

关于成长

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今天,尽管 走过的路歪歪扭扭,碎石遍地,但我也不悔我曾走过的每一步。我的青春期叛逆貌似来的晚,与父母整日唇齿间的兵戎相见弄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僵得像腊月桥头的比冰链,你剪不断它,亦怕触到冰霜会将自己的手指冻伤。成长的过程中我喜欢怀旧,回忆是生命里自己用感情谱写的乐曲,不管是难堪还是美好,无论欢乐还是悲伤,自己才是最适合演唱那段乐曲的歌者。而现在我却渐渐发现,回忆的歌当你在脑海里回放的时候你只能修饰而不能完全将主旋律修改。别傻了,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破镜重圆,不要自己看错了世界,就怪世界欺骗了你。我决定向前看。该来的总会来,该走的总会走。谁是会陪你一直走到最后的人,谁对你是会在你困难的时候说,没关系,有我在。顺其自然,时间会给你一个最清晰的答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小随笔